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赏析 >> 评论
 
赵剑锋《众生相拥》评论 | 辛夷:体味人类之殇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21/9/22   浏览次数:80   信息录入:admin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放眼中国历史,每当战争或重大社会事件发生,诗人总是会拿起手中之笔,投入到记录历史的创作之中,这种记录并表达真实社会事件的诗歌,我们称之为“新闻诗”。上世纪80年代初,肖来青提出了“新闻诗”这个概念,所谓新闻诗,顾名思义,既具备新闻报道的主要特质,又具有属于诗的内涵和特质,即富有诗情、诗思、诗艺。简而言之,诗歌与新闻相互融合,各取优点,互为补充,从而弥补了诗歌远离大众,缺乏对社会现实特别是重大社会事件作直接真实反映的缺陷。

2020年疫情突降,与2008年汶川地震一样,诗人们以自己的方式,真诚投入到这场席卷全球的抗疫运动中来。今天再回过头来看2020年疫情下的一幕幕,仍然不胜唏嘘,感叹不已;而当我再读赵剑锋的这部疫抗疫诗集《众生相拥》,那些熟悉的画面虽然已被记忆定格,还是忍不住眼底的泪与心中之泪,这大概是疫情诗的特点:记录当下,留住温暖,抚平伤口,继续前行。

一、报道疫情,致敬医者,新闻写作的现场性强化了诗歌的求真功能。

一首诗最重要的基础是真,求真是诗歌的一种精神内在,情怀真诚,善与美才有基础落地,所以不忽视真相,不转化苦难,不唱赞歌是抗疫诗歌的底线。疫情中无数医疗工作者用专业知识与自我奉献精神为抗击疫情做出了巨大贡献,这次疫情能够得到有效遏制,他们无疑都是真正的英雄。诗人用新闻聚焦的方式关注到了许许多多的一线医疗工作者,在一首《渐冻的生命》中写到“孤独的骨头敲打着地面/大地震颤,人间悲歌/张定宇和他的骨头都知道/“以后我会被固定在轮椅上”/所以,此刻的行走/无比珍贵,无比壮阔”,一些人一些事如若单独看来很平凡,可一旦放在特殊历史事件中去就能理解隐藏其中的无言悲壮。渐冻症,又称“渐冻人”,一种身体囚禁灵魂的病症。诗人以诗歌的节点把一个自身罹患渐冻症,却又不得不铁肩担道义的医者放在诗的语言剧幕舞台上“孤独的骨头敲打着地面”,每一个字仿佛都是医者以剧痛的关节敲击出的战鼓声,诗歌文本在如此语境下呈现出特殊事件的紧迫感,生命的至上感,体现出医者的真心与真性,表达了人物的无言悲壮与医者仁心。

减少意象,报道疫情的同时也表达人面对疫情时会出现的紧张、恐惧与焦灼感,恐惧是真实的,选择是勇敢的。罗曼·罗兰在《米开朗基罗》一书中说到:“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诗人在一首《恍若隔世》通过女儿的目光,陌生而尖锐的注视,形成强烈对比与反差,表达医疗工作者在面对疫情时也会出现的焦虑:“一夜白头,恍若隔世的美/陌生而深情的美/献给亲人的一幅画/供奉给父母/供奉给世人”作者凭借诗意的想象力,没有过多强烈地渲染,而是以退为进,用一种近似水墨画的描摹,强调意境,减少意象,诗歌简单而微妙,整首诗有一种凝练的诗意美,从侧面巧妙表达了男护士王学本内心的坚守以及男儿的担当与勇敢。如果这件事这个人只是从新闻报道的角度简言略字的写,则其人性光芒的表达效果就会打上折扣。

突出人性,以及个体为更多的人忘我付出后呈现出的大爱之美。在一首《最近的亲人,最远的你》中诗人写到:“天空中,那么多的鸟没有飞过横断山脉”读着读着竟潸然泪下。作者没用一个直白的词语,全部都是意象渲染,诗句像一只温柔多情的鸟儿,扑扇着翅膀飞到纸上,让人不敢不敬畏生命,不敢不敬畏爱情。意象整体呈现出灰白色的色调,像一首缓慢而低沉的钢琴曲,娓娓道来,如泣如诉。在诗歌尾部,诗人为医者的灵魂寻到了一个诗意的归处“解甲归田,马放南山/她脱下戎装”,文字化身为一朵白花,轻轻别在了她的发侧,她将永远年轻,永远美丽,永远诗意。所以新闻诗,诗性与人性大于其本身的社会新闻性,突出 人这个社会主体的重要性,为人的尊严,人性之美,立起诗的碑文。

二、精准写作,强调个人感受,突出具体场景,呈现动人瞬间。

社会发展到今天,特别是进入新媒体时代,个人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人们越来越强调对个体生命的关注,具体而言就是对活生生的“个人”的实实在在的关注。在这种时代背景中诗歌需要进入具体的场景,把最动人的瞬间呈现并表达出来,而不是广泛地、宽泛地抒情或整体化关怀,整体的弊端是容易造成视觉模糊,焦点不清晰。当诗人把视角聚焦到普通人身上,我们会发现普通人身上,即便是最小最寻常的善与爱,往往也有着寻常很少被发掘之诗意的。唐代白居易的《与元九书》中有一段话“人心者,莫先乎情”,诗人在一首《执念》中写到“87岁的老人,扛着30斤重的红薯行走/89岁的哥哥,端着12万分的目光期盼/红薯牵动着血浓于水的哥俩/红薯带着自己的身体在大街上奔跑/奔命/救命/他们在命里相依为命”很简短,总共才7行,有四个数字,两位老人,三种计量单位,字数不多,体现出的情感重量却无法计算。两位年近九旬的老人,30斤的红薯,20公里的里程,所有的数字都在朝向一个“情”字,这首诗恰恰是用准确的数字让情感在日常之细水绵延中突然得到爆发,这份爱在此时变得惊心动魄,有分量地呈现出情感的动人瞬间。又比如《盛大的母爱》中写到“能陪你的日子越来越少了/5天,只是生命里一粒沙的时间/能给你写信的日子越来越少了/30个字,已经是我的全部所学”,数字的增减、对比让语感更加强烈,在短时内让情感爆发,呈现出人类情感的力量与重量。

让新闻具有诗歌的温暖,具有善良的温度,突出人性之善美,诗意在现实之外。比如在一首《给馒头叔减租》中,诗人写到“天空被树枝刺了几个洞/有的在滴雨有的在飘雪”,意象的剪切具备电影中的情绪画面感,特写,特效,灰色,透明,功夫在新闻之外,诗意在现实之外,人性之美,善良之美。诗人选用了具有哲学之虚无感的意象,寥寥几笔,写意多于写实。如果说诗歌是写意的,新闻是写实的,那么诗人之笔,就完全融汇了二者,以诗之写意,表达现实之无奈、彷徨,以及普通人在面对灾难后选择的善良,这种人性的温暖格外珍贵。这是疫情后社会现实中一个极小的片段,如果你不在意,这个片段瞬间也就很快地消失了。诗人发现并提取出了这个片段,通过诗歌语言的修饰,让记录不再是冰冷的,让新闻有了诗歌的温暖,善良的温度。

三、带有体温的爱与悲悯,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

在熙熙攘攘的人世,爱与悲悯可以具备人类的体温。文学其实就是人学,文学最终表达的是彰显人性的文字。作为人,人性与尊严,善良与爱都是作为人这个高级物种不可缺失的部分。作者独辟蹊径,用了大量的意象建构,烘托人性尊严之可贵。比如诗人笔下的《遗物是一个人生活过的证明》, “天空的遗物/是白云,是鸟鸣也是落日映余晖,月光照大江”,以大视野的意象,国画的手法,为生命最后的尊严发声,看见真实,记录真实,守护自己作为诗人、新闻人的使命,给那些消失的生命留下一些字句的痕迹。别林斯基说:“任何一个诗人也不能由于他自己和靠描写他自己而显得伟大,不论是描写他本身的痛苦,或者描写他本身的幸福。任何伟大诗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的痛苦和幸福的根子深深地伸进了社会和历史的土壤里,因为他是社会、时代、人类的器官和代表。”这也许就是无数诗人投身于抗疫诗歌写作表达的理由。在一首《春风剃度》中有这样的句子“黑夜,掌灯者成为光明的源头/在夜里赶路的人/心里都噙着一口光源/与等他遥相呼应/凿壁借光,打通澄明之境/一场春风,剃度人间/人间瞬间白了发”,这首诗如果只看表面可以读到语感的诗意还有浪漫主义表达方式,只有当你了解了这首诗创作背景才会读懂其内里满含着的爱与悲悯,为了更多人的生命,为了更多人的长发,她们做出了内心的选择——春风剃度,人间白发,悲悯之爱。

四、无问西东的人性关照,安慰苦痛和慌乱的心灵。

可以说,疫情之后疫情诗的兴起最大的社会功能就是关照人性,以文字之力安慰苦痛和慌乱的心灵。当个体的人突然面对席卷全球的灾难,突然面对生活中出现的极端状况,突然面对生离死别、生死一线,个人内心的抉择与挣扎,灵魂深处的思考与黑洞,这些现实无法关照的世界是诗歌应该关照到的。在一首《一杯中药的路途有多远》中写到“我弟弟在乡下行医多年/药引走失在扑朔迷离路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事先准备好的药汤熬制好/迎接一朵莲花的到来”表达在乡下的“弟弟”在面对疫情的各种不确定时,没有选择自保,首先想到的还是保护更多的乡亲,他的内心带给人温暖,他的存在让人不会慌乱。比如在《世界欠你一个拥抱》中写到“孩子/等你穿过这片沙漠/生命的泉眼就会淌出汩汩圣水/洗涤你洁净的身体/我知道,世界欠你一个拥抱/孩子,等你走出病房/去拥抱众生吧”,诗人以最温柔的语言轻抚疫情中那些可爱孩子们弱小而柔嫩的心灵。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疫情期间一句出现在日本捐赠给中国的医疗物资上面的句子着实让国人新鲜并感动。诗意的表达,既有诗性,又有人性,那种诗歌之婉约含蓄美,恰如娇羞女子颔首低头时的温柔一刻,总是让人心中时时泛起诗意之涟漪与美感。在赵剑锋这本诗集中也涉及到了来自异国他乡的人性关照,安慰当时身处疫情中的那些苦痛和慌乱的心灵。这种跨越国界的善良与爱意泛着迷人的人性光辉。作者采用一贯的简洁手法,手起笔落,毫不拖泥带水,文字简短有力,意象简单易懂,极好地体现了那种跨越国界的内心温暖。“忘记一个人很容易/忘记一个人对你的好很难”短短两句,蕴含做人之道理,需要细细之品味,慢慢之咀嚼。“犹太人的泪水和中国人的泪水都是从苦难里/走出来的泪水”无需多言,一切都在这眼泪中了,文字朴实,情感真挚。特别是那首《优先的爱》中,“颠簸一生我的爱在征途中摇摇晃晃/但你别轻易触碰它/你一碰/她的浓烈就会加剧”像物理与化学的叠加反应,生动,有趣,诗人的想象力让文字具有大幅度的张力感,一颗充满趣味的诗心,形象的表达,文字的魅力大抵在此,人性关照,无问西东。

新闻诗,疫情诗,诗人以敏锐的观察力、感受力、表达能力参与到抗疫之中,求真,求善,关照人性,让那些原本冰冷的纪实性文字带有体温,饱含悲悯,让我们可以留住温暖,抚平伤口,继续前行。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赵剑锋《众生相拥》评论 | 杨华:拥抱生命是写作者应把持的良心
  下一篇: 周聪:破译历史散文写作的密码
 
相关阅读:
殷实:两个少年与守礁军人的南沙情缘 ——评《风 (阅读67次) [2021/10/18]
李定林:《乌蒙磅礴》的拾金路 (阅读79次) [2021/10/15]
刘海涛:大起大落命运中的人生哲理——重读骆驼小 (阅读62次) [2021/10/13]
李咏瑾:“清朗”之后 如何重构健康的文娱生态  (阅读49次) [2021/10/11]
张利芹:破解童心四十载 筑梦童话情满怀 ——写 (阅读54次) [2021/10/8]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蜀ICP备17005261号-1
电话:028-86021768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