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赏析 >> 评论
 
杨柳岸:充满爱心的非虚构写作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20/9/7   浏览次数:361   信息录入:admin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关注杜文娟的写作已经超过十年了,她是那种田野调查式的行动派作家。前不久我读完了她的新作《岩兰花开——汶川大地震幸存者生存状况调查》。读完后我留意了一下此书版权页,发现我读完此书时正是此书出版的当月。当年大地震爆发后的第五天,杜文娟就以志愿者的身份投入到抗震救灾工作中,“白天为灾民送粮送药,晚上写稿子”,历时近一个月,写成了五万多字的《汶川地震灾区亲历记》,发表后影响广泛,传至海外华人圈。而过了十年后在地震十周年来临之际,她再一次回到当年有过刻骨铭心的地方,以一个深度关注者的身份,又花近一个月的时间,走访了当年大地震后幸存者,大多为不同程度的重伤存者,有五、六十之多,最终形成文字收入书中者虽不到二十人,但却足以有着很大的代表性。

这一次写作《岩兰花开》,与当年《汶川地震灾区亲历记》的写作,遥相对照。而这一次是十年后她是专为写作而去,想必应该能从容一点,但也有着意想不到的困难,比如她采访过程中时常遇到有人觉得这是在“揭伤疤”,不愿意提及当年的惨痛。但杜文娟要写这本书的目的不是要揭伤疤,而是要疗伤,从一个作家的角度对那些在灾难过后身心不同程度受伤者,进行心理安慰心灵慰藉,倾听他们的心声。所以她的每一次采访,都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受访者的精神抚慰,都做了精心准备,提前预约联系,根据受访问者的不同情况而提前准备。这么一次重大的灾难过后,人们要做的事很多,灾后重建的工作将是繁琐的长期的,许多工作是物质层面,可能短期见效,而许多工作是精神层面上的,需要有长期的耐心。文学是人学,是生活学。作家以其特有的方式参与灾后重建,是很有必要的。

此书内容丰富,描写到人物众多,受访者有丧子爸爸,丧子妈妈,地震孤儿,长大了的伤残孩子,重度伤残的中老年男女,地震时或之后出生的儿童等等。有《仙女小妈妈》这样写地震中受伤残的中学生、后来自强不息成为全国蛙泳冠军“无腿蛙王”的励志明星,也有众多的平凡但同样乐观自强的人。书中除了收录了十九篇较为正式的每篇一个主人公以人物采访为主的报告文学外,还收录了一些描写人物群像的文章,如《汶川的孩子》、《碰不得的北川人》,而《学者己见》这一篇文字,可能是作者参加某个以学者为主、以地震为议题的研讨会时,对那些让她有感触有收获的学者发言的笔录,可以看出作者积极地学习来加强自己的对灾难及灾难文学思想认识。再比如《和解之路》这篇文章后面作者感慨道:“从此,我知道了看似光洁的皮肤下面还有好几层呢,表皮重要,皮下几层更不容忽视。如此大的灾难背后,折叠了更多的伤痛。这部作品写的是地震,又不是写地震。我写的是人,人的命运。”这深入的感悟,透出思想的深度,难能可贵。

去年我也读了我喜欢的四川作家阿来的长篇小说《云中记》。对于这两位我喜欢的作家,他们不约而同在大地震十周年之际创作完成的这两本书《云中记》和《岩兰花开》,恰好我都读了,这里我将二者稍作比较。两部作品体裁不同,一个是长篇小说,一个是纪实文学。从内容上大致可以说,前者关注死者,后者关注生者。前者中主人公阿巴是一个祭司,他在大地震过去五周年前夕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他要回到云中村去,用他们特有的宗教去告慰那些亡灵。他们村生者因为政府救助得以集体搬迁,而那一百失去生命者,还留在他们原来的云中村里,他要回去为他们的亡灵做告慰仪式,并打算永远陪伴那些亡灵。小说呈现出很纯净的艺术化,加之其民族固有的宗教文化思想,其小说显得有其艺术神秘感和心灵深邃感。而杜文娟的非虚构文学《岩兰花开》,也有一个“回到当年地震现场”的叙事模式,她是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回到当年大地震灾区现场,去关注那些还活着的人,关注他们现在的生存现状,作者充当了一个心理咨询师的作用。此作品是以现实生活关照为写作宗旨,以真实呈现现实生活中个体人的生命状态为追求,有着对人性化、人本主义和普世化人道主义的诉求,它追求一种为民间存史、为平凡的普通人讴歌的心愿,所以在文本气质上,更有一种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和拥抱现实社会的大气和历史凝重感。中国自古有一句俗语“鬼神好画,犬马难描”,是说越是日常生活所见事物,越是难以描画得逼真。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杜文娟的非虚构文学更让我佩服。当然两部作品各有其所长,在某种意义上说二者殊途同归。从阿来的作品中,我看到了一幅有着神性笼罩的宁静心灵精神修炼图;而从杜文娟的非虚构文学中,我则看到一幅有社会温暖之光普照的震后芸芸众生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社会群像图。

《岩兰花开》,尽管杜文娟的写作形态与方式依然坚持田野调查式的行动主义写作,但我能感觉到她不论在思想认识还是在写作实践中,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已经到达一个深度。作为朋友,我希望她以白俄罗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为榜样,非虚构文学写作也能达到文学的高峰。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张杰:这本关于“老字号”的书 打开“老成都记忆匣子”
  下一篇: 阿来长篇小说《云中记》:回旋的洪流
 
相关阅读:
汪华 | 《四川乡土小说论》:一种立足本土、彰 (阅读68次) [2020/11/4]
《四川乡土小说论》:一部崭新的地方乡土小说史 (阅读114次) [2020/11/6]
阿杭:还原巴蜀文明 供我纸上观瞻 (阅读252次) [2020/10/30]
阿来长篇小说《云中记》:回旋的洪流 (阅读146次) [2020/10/25]
杨柳岸:充满爱心的非虚构写作 (阅读361次) [2020/9/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蜀ICP备17005261号-1
电话:028-86021768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