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作家随笔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园地 >> 作家随笔
 
何大草:沱江和一个小木匠(一)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20/8/15   浏览次数:220   信息录入:admin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我所知的沱江,有两条。一条在湘西,因沈从文的《边城》而享大名。为了看沱江,我曾特意开车去凤凰,见它穿城而过,实在是条温和的小河,长度仅百余公里,乃沅江的支流。多亏了沈先生的一支笔,湘西的白塔、下蛊、赶尸、浪漫水手、多情妓女,至今都被人津津乐道。

另一条沱江则近在我身旁,发源于川西高山,流淌过成都平原,在泸州汇入长江,比湘西沱江长了七倍多,而水势也更丰裕和宽阔。但,知之者很少。而我也是进了大学才听说的。

那是1979年9月,新生入学,互道姓名,我寝室对门过来位老兄,比我年长几岁,个子不高,但极结实,神情淡漠,眼珠子却转得飞快。我问他从哪儿来,他说:“淮口。”我立刻想到了淮阴、淮安,说好远哦!他说,“是你想远了,金堂淮口,沱江边边上,有好远呢?”我嘿嘿一笑,算长了个见识。

金堂县城距成都只有50多公里,沱江贴城而流,下游依次是淮口、九龙、五凤、养马等等。这位老兄大名陈志学,我说有啥讲究吗?他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我又问,那十五岁你在做啥子?他说:“做木匠。”我自然很不信,他也不恼,笑道:“不信就算了。”然而是真的。入学前,陈志学已做了七年的木匠。

退休前,陈志学是四川省博物院研究员、学术中心主任。刚一退,就被一家民营博物馆聘去做了馆长。

我为了写《顺着水走》,请他到屋顶樱园喝茶,摆摆老龙门阵。他来了,模样跟几十年前无大变,只是肚子很是鼓了些。樱园熊老板送了一大盘荔枝,他一口气全吃了,嚼得嘎吱响,一颗也没给我留。我说,还好吃哇?他说:“咋不好吃呢?荔枝得嘛。”我叹口气,叹服他木匠脾气还没丢,而且胃口好、牙口好。

约陈志学喝茶的三天前,我开车先去淮口盘桓了大半日。这也是我头一回到淮口,夏季丰水期,昨夜又落了大雨,沱江颇有浩渺之势,一座砖石大桥横跨两岸,桥上行人、摩托、汽车往来不绝。我从老街步行到对岸的新区,回头望望,江边新建的楼宇成排、成片,其间有一座蛇山隆起,山头矗立一座白塔,突兀而傲然,那是瑞光寺的瑞光塔,民间称之为白塔寺和白塔,距今872年了。

新区的江边,则有滨江公园和一长溜餐馆。我吃完饭,请教老板,淮口住了好多人呢?老板说,十万人。顿了下,补充道,估计过几年就要二十万人了。

我略微一惊。1979年进大学时,有个来自川南的同学说,他所在的县城,全城居民也才四千人。而淮口,仅仅是金堂县的一个镇。

饭馆老板大约五十岁,地道淮口人,剃了大光头,抽着烟,笑眯眯,很乐意五湖四海的人涌入淮口镇。

陈志学告诉我,从前的淮口,小得很。

他1956年出生于淮口下游的五凤镇,父母在五凤小学教书,家住校内。出门一百多米,沱江就横在眼前了。五岁时全家溯江而上,搬迁到了淮口,父母调入白塔小学当老师,也依然是住在校内。白塔小学在蛇山上,这是全镇的制高点,跟白塔寺仅一墙之隔。这也是他一生里,有清晰记忆的开始。他偷偷爬上过白塔。塔有13层,每层都塑着神像,长着荒草,让他心惊胆战。但每爬高一层,望出去的天地就多一片辽阔,这是让小孩子激动不已的。

从白塔望下去,沿江靠西,是一条正街,别的,就是田野和荒凉江滩了。夏天发大水,江边吊脚楼年年淹,江水一直冲到正街上。这是灾害,也是奇观,大自然的力量,是让他惊骇、震颤的。

他的童年里,淮口是水陆码头,正街上的沱江茶社,天天满座,茶客讲面子,重义气,常为了争付茶钱而大吵大闹。江上则船只不绝,多为木船,又分为客船、货船、沙船。他还记得,坐船去金堂县城,早上六点发船,十点到,每天来回有三趟。都是水手划桨,去是上水,船票三角五分钱;回来是下水,船票三角钱。沙船吃水深,上水则需用纤夫。

板板桥的北端,有一棵四五人合抱的黄葛树,树高上百尺,树龄几百年,从船上老远就可以望见,这是淮口的标志。

1960年代初,城镇人口压缩,陈志学家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母亲又是地主家庭出身,被划入了压缩之列,全家离开淮口镇,迁到了一根松。

乡村僻静,日子闲得无聊。儿童天生的破坏性,常通过恶作剧来释放。他和几个大娃娃跑出校门,把公路边一座土地庙的土地公公抱出来,扔进了粪坑。他还把家里的锅扛进甘蔗林,点火熬红糖,做成棒棒糖,以此自乐,并眼气小伙伴。眼气,即炫耀,让别人眼红。

念三年级时,陈家又转到了黄家乡的财庙小学。年年选三好生,他都没有份。老师说,就不要选陈志学了吧,他家是“黑五类”。


来源:文学报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裘山山:我需要和你谈谈
  下一篇: 何大草:沱江和一个小木匠(二)
 
相关阅读:
何大草:沱江和一个小木匠(二) (阅读199次) [2020/8/15]
何大草:沱江和一个小木匠(一) (阅读220次) [2020/8/15]
裘山山:我需要和你谈谈 (阅读272次) [2020/7/15]
裘山山:在雨中穿越瓜沥 (阅读309次) [2020/7/7]
何大草:诗与暗号 ——《春山》创作谈 (阅读314次) [2020/7/3]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蜀ICP备17005261号-1
电话:028-86021768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