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赏析 >> 评论
 
浓玛:传奇和回望的多重动人 ——读王鹤《过眼年华 动人幽意》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20/7/3   浏览次数:214   信息录入:admin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80多年前的某一天,独居东京的萧红想起祖父。王鹤在《过眼年华 动人幽意》中写道:
  小时候挨父亲打,都是祖父安慰她:“快快长吧!长大就好了!”1936年底,萧红独居东京时想起祖父,难抑凄伤:长大是长大了,却没有“好”。
  读到此处,我黯然神伤。这个饱受磨难、没活过31岁的女人,曾对好友聂绀弩感慨,“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她看到了困境和局限,却不知道,自己到底飞了多高。也不知道,若能好好珍爱自己,一定还能飞得更高。
  时光流逝,那些长大了也不能“好”的困境和艰难,生生不息。带着稀薄羽翼的萧红们,依然在种种局限里,顽强又执著地飞。这些注定要飞的女人们,她们追寻爱、独立、自由、智慧的身影,划破女性的低空,成了传奇,在历史的深处,轮回、叠映,聚合成一种神秘的感召力,王鹤深切地感受到了。
  她越过时空的尘埃,去回望她们,张开敏感的触觉,贴近她们的爱与痛、梦想与困顿、苦难与激情,贴近她们的天性才华和幽微内心,去感知那些艰苦的飞越,去反思她们命运般的局限,再把一种超越的力量,传递给我们。这种回望、贴近、感知、深思、传递,专注持久,绵延不绝,王鹤以精准饱满的文字呈现它们,不觉写至《过眼年华 动人幽意》,已是她女人书系列的第五本。其间的深情,照映着传奇中的她们,衍生出了多重动人。
  传奇中的她们,是动人的。她们身处动荡不安的时代,带着觉醒的女性主体意识、勃发的自由天性和才情,带着逃不脱的情感伤痛和各自不同的人生际遇,在社会变革、战乱流亡、贫困疾病中奋力飞越,单薄的翅膀承载起时代命运和女性命运的双重负荷。她们的飞越,因此特别地悲壮精彩和丰富动人。《过眼年华动人幽意》里的17个民国才女,正是如此。这些传奇作家、学者、诗人、艺术家或声名赫然的太太夫人们,无论出身世家还是贫寒人家,都被命运抛进天翻地覆的时代大变局里,在新旧制度冲突中去经历她们跌宕起伏、悲欢离合的传奇人生。有人幸运受宠如鱼得水,才子佳人兼于一身,做了太太还能做站在自己脚上的女子,名望与丈夫比肩。比如杨步伟、陈衡哲们。有人身处困境,生计艰难,梦想总是被现实戳得七零八落,伤筋动骨,撕心裂肺,不幸过早陨落。比如言慧珠、庐隐、萧红。有人身处漫长忧患,却凭借强大的内在力量,飞过岁月沧桑,绝处逢生。比如沈祖棻、梅娘、叶嘉莹。她们的动人传奇,如果淡去历史的背景,几乎是轮回的永恒的。
  王鹤看到了这种轮回和永恒,她的回望,也因此动人。
  传奇是她们的,过去了的,老旧的。王鹤在回望里衍生出此时此世的映照,这是她的,崭新的。王鹤忠于自己的判断与认知,凝视她们的内心和命运,以她学养深厚、凝练干净的笔力,传神细致地梳理她们血肉丰满的传奇故事,并在对那些历史时刻、时代局限、人性局限的终极思考中,寻找她们的人生硬核和精神力量,成全了我们对她们的了解、想象与情感关注,最终完成一种生命的连接与观照。
  在这种连接与观照中,王鹤与她笔下的她们,气息相通,像精神上的姐妹。这种精神血脉上的亲情,濡染与衍生出了不同时空中女人间的亲近。在这种亲近中,那些逝去的她们,变得如此亲切而有温度。那些人世的沧桑,仿佛都在我们阅读中得到了某种安抚。或者说,在我们内心深处某些甚至不被自己知晓的隐痛,在不经意的阅读中被一种透彻,深深地安慰了。
  在这种连接与观照中,王鹤竖起了一面神奇的生命镜子,把丰富的女性人生范本和镜像,一一呈现给我们。透过镜子,我们看那些故人,如何度过一生,恍若自己正在经历这些奇异的人生。那些似乎已经远去的往事,总是以似曾相识的样子,出现在我们眼前,让我们看到一种前世今生和往后余生。我们对镜梳理,获得激越力量,获得镇静安妥,获得登临高处的豁然。
  这重动人,在王鹤持续不断的写作中,成为使命般的鲜明标识。
  太多的心意难平,让王鹤更加偏爱那些修养深厚、理性内敛、内心强大、冲破了性别和时代局限的女人。在王鹤眼里,她们无论遭遇了什么无常和伤痛仍能有所持守、有所完成的“弱德之美”,是一种光芒和烛照。
  王鹤回望的目光,由她们而及他们。在投向绝境中积蓄精神力量的女性之时,也投向了积淀在历史中的种种文明。王鹤回望她们的写作,在寻找、深思中确认女性精神力量和自由之路的同时,也因此实现了文明香火的续接传承。那些轮回般的生存残酷、苦难困境,也因为这种续接传承的给养和烛照,呈现出了令人安慰的镇定、温暖,硬朗。让后来的我们,因为种种看见和知道,得到充足的能量和智慧,到达一种精神的广阔,有了向死而生、向痛而爱的超越可能。
  此重动人,意义何其深远。


来源:四川日报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向荣:高原的母亲是一条宽厚的大河
  下一篇: 纳兰:从辨认到指认 ——读梁平诗集《时间笔记》
 
相关阅读:
李敬泽说《钓鱼城》:一根钓竿钓起了世界之重 (阅读171次) [2020/7/9]
魏天无|《时间笔记》:以诗实现生命的彻底性 (阅读185次) [2020/7/4]
纳兰:从辨认到指认 ——读梁平诗集《时间笔记》 (阅读187次) [2020/7/3]
浓玛:传奇和回望的多重动人 ——读王鹤《过眼年 (阅读214次) [2020/7/3]
向荣:高原的母亲是一条宽厚的大河 (阅读194次) [2020/7/3]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电话:028-86021768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