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赏析 >> 评论
 
孙建军:独享宁静 美丽安详 ——读刘馨忆《与自己在一起》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19/12/31   浏览次数:136   信息录入:成都作家网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刘馨忆的散文集《与自己在一起》,终于由成都时代出版社隆重推出了,文友们都说,这是一部美女作家和精美散文之书,而对于我来说,它更像是一部等待之书,如同一个许久的约定而且隐约至即将淡忘之时,却“似曾相识燕归来“般的出现在眼前,让人不仅惊喜,而且感动。

     捧新书于手,我惊喜于馨忆的散文集终于出版,更感动于她投身散文写作,十年磨一剑的坚韧和从容。文友、读者为此纷纷点赞。其实如我一样对馨忆的文学之路有更多了解的人都知道,她的砺剑之路可不止十年,就我而言,因文学之缘与馨忆相识,至少也有二十年了。那时便读到了现今收入此书中,以《当兵在亚东》为代表的五、六篇散文,虽是她当年初涉文坛的作品,当时却足以让人眼前为之一亮,感叹于那么年轻的一位女军人,文笔却是那样的精炼沉稳,且她对笔下事物的体察,不仅有着独到的细致入微,而且总是带着淡淡的忧伤和绵长的沉思。于是当时心中断言,或许馨忆很快将成为文坛上一位让人刮目相看的散文作家,并且为此而等待着。

     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等便是二十年,比当年心中的期待长了许多。好在此书于此刻落到了我手上,虽然内文选用的字号,已经不是为我这个年龄线准备的了,但并不算晚。有唱得一首流行的歌中曾经问,时间都到哪儿去了?也许时间就是各种的等待,它时而残酷,时而美丽。于是2019年的岁末于我来说,因为读到馨忆的新书,它是十分美丽的。

     也有文友对她的书名略有疑惑,《与自己在一起》,难道是因为作家难以言表的孤独,耽误了她的写作?于是我便想从馨忆的字里行间,去解读她这些年来的文学心迹。翻来覆去,除了读到她文笔的愈发成熟之外,不仅没有发现她心理上的任何疴疾,反而让我认真回味了她这一小段文字:“说给神的话,已刻在石头上,疾风暴雨三千年,花纹也不会变样。”于是我想,馨忆写在书中第一章前的寄语,定然是她面对玛尼石时沉思与感悟,而这一重心境,是与她后来的写作态度密切相关的。由此我又可以断言,馨忆对于散文写作的自我要求几近苛刻,应该缘自于她内心追寻神圣境界的向度。馨忆的散文篇,写作时间有异,选择题材亦有不同,但总归呈现出一种心迹走向,她的文章不仅是悲天悯人外在表达,而且是纯静与完美内心修持。由此,当我将馨忆这样的写作态度,放置于当下功利飞扬,甚至观念眼花缭乱的文坛生态中比较时,感到这是尤其难能可贵的写作态度,是值得大家学习的。

      我也注意到,关于书名为什么要《与自己在一起》,馨忆也有自己的表述:“生命的本质就是孤独。没有谁能从一出生就一直陪着我们,我们终将独自面对自己,无论你多么达官显贵,多么左右逢源,无论你有多少推杯换盏,但夜深人静,你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床上,让孤独来与你对话。有多少的热闹,就有多深的孤独,所以人生的方向就是要发现自己,回到自己,学会与自己在一起。琴棋书画诗洒花茶,都是与自己在一起的有益的方式,也是体的方便法门,当然还有阅读和著说。在这些过程中,找回生命的自在之感,打开生命觉知,效法天地,对话先贤,让生命与心灵得到滋养,成为内心丰盈的人,找到生命自给自足、而不是输血式的快乐源泉,更好地成为自己,也更好地与人、与万物相处。一个人最初怕的是无人回应,最终爱上的是内心的回音。可以享受孤独的人,是不怕孤独的人。古人讲,行如友,可以友云山,居无友,可以友松竹,可以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我在万物里,万物在我心,也就没有孤独了。我这么说,不是我都做到了,而是明白了。在我这本小书里,可以看见我的困惑,局限和思索。现在,与自己在一起是我的生命修为方向,如果有下一本散文集,那就是在说与自己在一起的心得了。”

      这个时候,我认为自己有资格断言,自己还算读懂了她的这部书吧。我认为生命的彻悟,便是由悟而觉地了然自己独到的精彩,而这精彩,就深藏在孤独之中。馨忆一直在追寻心灵中能引领自己进入人生大境界的“自己“。

      由此我想了起来,有一位诗人曾写道:他看见茶叶在清水中舒展开卷曲的身躯,一下子联想到天空中鸣叫着许多的山雀嘴巴。茶能泡出山高月小,茶能冲得云翻雨覆。茶正是这样一种独有的苦难,是孤独的最佳形,冲泡之间,尘封的命运在明静如水的境界里复生,这便是中国茶独有的精神滋味,也是孤独者才能享有的滋味。然而,不论是品茶还是煮酒,全然地进入了孤独的孤独者是沉默的;全然地进入了孤独的孤独者也是豁达的;全然地进入了孤独的孤独者将由此而进入的境界并不是痛苦而是安详。因为人生是必然经过一段由痛苦而觉醒,由陶冶而净化的过程,才能把握到生命的真实和永恒,才能保持内心的安详和心灵的和谐,进而彻底走出生命的阴暗面,达到光明的圆满 ,这才是人生的真正使命。

     读刘馨忆的散文集,我等了二十年,却启发我产生了以上这些感想,都说馨忆是一位美女作家,认识她的人肯定会一致认同,我更感谢她给予的另一重美丽,由体验孤独而达到安详的这一重美丽。因为读馨忆的新书而写了这些文字,抑或还会发到微信朋友圈去交流一下什么的,当然没有资格称为"批评"或“评论”,所以叫做“微感“,属于将馨忆馈赠之下的个人收获表达出来,以对她表示真诚谢意,更借新年伊始,祝福正值作家创作黄金年龄的她,锦绣文章再获丰收!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苗勇:用诗给工匠画像
  下一篇: 徐清松:虚实之间:卧龙先生个体生命的鲜活再现
 
相关阅读:
张光芒:序《城市的心灵——心理咨询师札记》 (阅读138次) [2020/4/2]
叶延滨:诗人是给时间画像的智者 ——评赵晓梦诗 (阅读25次) [2020/3/30]
陈海龙:雪域英魂谱——读《天堑:西藏和平解放纪 (阅读36次) [2020/3/23]
何建斌:春天的光芒——读陈新报告文学集《绵延的 (阅读43次) [2020/3/23]
张杰:有些物种的最后一张影像 (阅读30次) [2020/3/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电话:028-86637395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