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赏析 >> 评论
 
杨不易:重构李冰传奇,再现战国时代蜀地风云——读《汤汤水命》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19/12/23   浏览次数:103   信息录入:成都作家网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都江堰,天下闻名,至今仍泽润成都平原,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李冰,也是天下闻名,主持修建了都江堰水利工程,传奇故事流传民间,前些年被评为四川十大历史名人之一。都江堰水利工程,还摆在那里。但李冰这个人,从何处来,又往何去处,历史上却众说纷纭……

“生卒年不详,出生地不详……”关于李冰的准确记载实在是少之又少,这对第一部正写李冰的长篇小说、第一部完整呈现李冰生平的文学作品,和它的作者凸凹来说,是个麻烦,也是优势。麻烦在于,李冰明明是一个真实人物,但因为缺少现实材料而更像写一个虚构的人物。优势在于,历史记载少一些,虚构和发挥的空间就更大一些。这毕竟是一部小说,而不是学术著作。

历史小说总是不大容易让读者满意。过于忠于历史,容易无趣。想象力过于丰富,又被斥为戏说。

而凸凹,显然是一个严肃的创作者,并没有因为李冰模糊的身世,就坐在书房随意戏说。而是从严谨的考证入手,尽可能多地掌握历史文献,并沿岷江、沱江主流支流等实地踏勘。随着汤汤之水,寻找李冰设计修建都江堰的内在逻辑。然后,才将历史文献、古蜀国传说、蜀中地理、先秦百家、战国风云,一一勾连编织,生动而温暖地将面容模糊的李冰,塑造成了一个有血有肉、有爱恨情仇,活生生的人。

《汤汤水命——秦蜀郡守李冰》中的李冰,居住在蜀山天彭阙云层里的鱼凫王口中的李冰,是蜀地人,末代鱼凫王的后裔,阳平山寨寨主的小儿子。故事从秦并巴蜀开始讲起。秦并巴蜀后,设蜀郡,又封蜀侯,但蜀地还是治不好。在一次秦军追叛的行动中,阳平寨在有意无意中被误伤而覆灭。冰,从此开始了逃亡,或者说流亡的人生。

还是个幼儿的冰,和族人从湔水入沱江,再沿长江,一路东躲西藏到巴、楚交界处的枳地,却又无意中卷入秦楚两军的纷争中,最终全族灭亡,仅留下冰和母亲,还有收养的同族义妹。冰最终还是没能逃出秦国天下,反而去了秦的都城咸阳,并在那里求学,先从墨家,后从道家,得姓李,并成为名满天下的水师。

李冰也曾回蜀地,或筑城,或祭祖,或著《水经》,或爱上一个女人。而最终,却以郡守的身份回到蜀地,以治水而治蜀,历18年建成都安大堰工程,即留传后世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其间,又兴蜀中盐铁产业,促成第一次大规模移民入蜀。从此蜀中再无水患,而是水旱从人不知饥馑,蜀地成为天府之国,蜀文明才真正融入中原文明,成为中华文明源起之一。

正如作者凸凹说的那样,《汤汤水命》不仅是在写李冰的一生,更是在写那个时代。群雄纷争,百家争鸣,同时,也是一个英雄辈出,开疆拓土,动不动就颠覆人类认知的时代。秦并蜀,给蜀带来划时代的变化,而秦灭六国统一全国,更是为中国的历史版图奠定了基础。于蜀和蜀人而言,也是拓宽了视野,带来了革新,从偏守一隅的“蛮族”,而成为中华文明版图的重要一脉。

李冰的命运,就是那个时代最生动的注解。作为土生土长的蜀人,因为秦而逃离故乡,最后却又以秦郡守的身份回到故乡,为秦治蜀,实际上也是为蜀兴蜀。当水患被治理,盐铁产业兴起,百工入蜀,让蜀地的经济和蜀人的生活,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跟李冰相关人等的命运,同样是那个时代命运的注解。如李冰之兄淼,阴差阳错成了反抗首领泮的义子,成为反秦的人。但兄弟二人都接受了时代和命运的安排,同时作出自己的选择,一个忠于秦,一个带着反抗军离蜀寻找新的天地。李冰的义兄嬴漪,忠于秦国,真实的身份却是蜀国太子之后,他又何去何从?

还有李冰的母亲,李冰爱过的桃枭,蜀地豪强金渊,还有那些参与都安大堰工程的蜀地土著,远道而来的百工,又何尝不是在时代洪流中作出了自己的选择。人的选择,就是时代的选择。人的选择,就是安居乐业,快乐而富足地生活。天下大势,如同汤汤之水,只有顺势而为,才能以己之力去驯服它。这就是李冰的水命,都江堰的水命,也是蜀地的水命,天下大势的水命。

我以为,《汤汤水命》的成功之处,正在于此。小说所有的线索和故事,虽然都着眼李冰这个历史人物,却坚定地以治水为引擎与脉动,成功地将各色人物串缀在了一起,从秦王到百官,到最底层的百工、土著,塑造了一个时代群像,且每一个人物都鲜活而丰满,都有着深刻的寓意和象征,由此而呈现了生机勃勃的整个时代。

这让我想起凸凹的另一个长篇小说《甑子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甑子场》跟《汤汤水命》是相反的。《甑子场》故事发生的地方,只是一个场镇,出场的人物更是十分有限。但小说仍然成功将宏大的时代故事,讲得精彩绝伦。可见,凸凹在这方面已经做到炉火纯青,游刃有余。

当然,作为诗人,凸凹在每一部小说里,都会将诗性倾注在故事和文字之中,《甑子场》如此,《汤汤水命》亦如此。除了文字充满诗性和张力,对于李冰生平的演绎,也几乎像一道诗,浪迹于蜀地内外的李冰,则像一个以水为纸笔的流浪诗人。他逐水而治的行迹,让人想起在水边高歌的屈原,也让人想起浪迹四方的李白和杜甫。他让《水经》归于水而顺水漂零的行为,比写诗更具诗性,简直就是诗的行为艺术。而故事以蜀山天彭阙云层里鱼凫王之口讲出,鲜活又如蜀雾般迷蒙,何尝不是最浪漫和诗意的表达。那些原本存于古书中的蜀地山川、城镇、建筑的地望,经过时空对位、虚实对位的楔嵌与榫卯,也是诗意与现实的生动对接。

李冰的一生,以水彰名。而凸凹重构李冰的生平故事,以“汤汤水命”之名,通过一部长篇小说,成功地再现了战国时代的蜀地风云,以及蜀文明融入中华文明的时代大势和各色人等的命运。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水草书》:与土地沟通的密码
  下一篇: 庞惊涛:一次成功的文学“画像”
 
相关阅读:
张杰:当法式幽默遇到少年科普 (阅读84次) [2020/1/19]
杨牧:有一种至美叫朴素 (阅读79次) [2020/1/19]
李贵平:反哺故园的良心之作 (阅读93次) [2020/1/19]
童剑:故宫神兽的文学追问 (阅读80次) [2020/1/19]
徐清松:虚实之间:卧龙先生个体生命的鲜活再现 (阅读151次) [2020/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电话:028-86637395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