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散文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赏析 >> 散文
 
姜明:天堂也许有古文字和“那只蟋蟀”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19/11/25   浏览次数:470   信息录入:成都作家网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2019年11月23日下午,噩耗传来:流沙河老师仙逝了……
  虽然知道他一直在医院与病魔做斗争,但闻听噩耗,依然泪如雨下:沙河老师,您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掐指一算,跟沙河老师交往,也有二三十年了。1995年,先生的《Y先生语录》在当时我所供职的《华西都市报》连载,作为副刊编辑,有时我会上他家取稿子;1996年底,单位搞文化活动,邀请了先生,我和先生合了一次影,照片洗出来后,有人惊呼:哇,你和沙河老师脸型很像!先生以文弱、清瘦名世,而那时的我,体弱、脸小,难怪有人会发出感慨;1997年,有一次到先生府上,邻居似乎在装修,时有噪音发出,先生说:“是单位给员工谋福利,将现有家属楼改扩建,每家会增加20多个平方米。其实,哪有那个必要嘛。”我环顾了置身的环境:会客厅似乎在兼做书房,家具简陋,似乎连文人最看重的书柜和书桌都十分寒碜,一个老式方桌上放有一个老南瓜,老南瓜上有先生亲笔墨书:瓜说瓜娃子说我瓜……
  不见先生,一晃,又是十多年了吧?2013年11月,为了四川日报“巴蜀文化大家”的访谈,再次拨通了电话。“喂——”,电话那头,悠长而缓慢的应答,让我一下子仿佛又回到了马路对面老先生的书房。我报出自己的名字,片刻停顿之后,他的声音明显高亢起来,准确地回忆起了原先我的工作单位,关切地问我的近况,说:“你还是那么瘦吗?”“你还在写东西没?”80多岁的老先生,记忆力居然如此之好,让我在得意之余,更多了许多惭愧。当下约定了采访时间。
  是先生开的门。见面赠我两个字:“胖了。”我一面矫情地抱怨,一面由衷地赞美先生:“有钱难买老来瘦,沙河老师您还是那么瘦,好精神啊!”虽在一个当时还算比较高档的小区,但沙河老师的新居其实也不大,客厅也就三四十平方米,家具也简陋,除了墙上挂的一幅自己的书法作品,房间基本上体现不出什么文化气息。但真正的文化确实不是用来显摆的,其他几个记者刚刚报出自己的姓名,立即就被“文化”浸淫——一个记者姓吴,沙河老师说:“你知道这个‘吴’字的由来吗,这个吴啊,通‘娱’!”说文解字,就此开张,说得兴奋了,沙河老师溜进书房,拿出纸笔,开始画起字来。
  终于解析完吴字的起源,我们开始按照采访提纲进行访谈。先生提意见了:“我们摆一会龙门阵就行了嘛,你这么正儿八经的,好累哦!”我严肃地说:“不行,这是重要的历史性的访谈,要尽可能成体系地总结你的艺术人生,不能漫谈。你没有看见我们还架着摄像机吗?”老先生说:“那好嘛,但你至少要问有趣点哈。”我一边笑,一边说,要得,要得。于是,几个小时的采访中,我嘻嘻哈哈地提出了许多如此这般的问题——
  “沙河老师,你高中没有毕业就考大学,大学读了半年就参加了工作,说白了你的文化程度相对低哦,怎么就成了一个著名的文化人呢?”
  “沙河老师,《流沙河认字》变身《白鱼解字》出版,有没有多挣稿费的想法哦?”
  ……
  边开玩笑,边提问题。先生呢,温言软语,微微笑答。兴之所至,竟然起座踱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口之诵之,语之吟之,让我们的摄像记者手忙脚乱,连忙调整机位“缉拿”先生。他的话语,貌似诚恳,实则夸张:“我的母校,省立成都中学,是全国最好的学校”;“我可能是全国最后一名锯匠了”……采访者了无拘束,被采访者应答如流,随时都是欢声笑语,快到12点的时候,先生突然说:“我今天说了这么多,可以了嘛,我肚子都饿了。”
  他又说:“写我的文章,写得有趣点嘛,板起一副面孔,哪个看哦。”
  我说,好的。
  心里在想,天下文章,都能像你老人家一样短小有趣,都成名家了,怕你老人家的日子没得这么好过哟。突然想起一个新的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沙河老师,你写文章的收入远不如你写书法的收入,有没有考虑要搞一个书法专场拍卖会呢?”
  沙河老师的老伴吴老师摇摇头,说,想做这个事情的公司太多,老先生觉得自己的钱够用了,坚决不考虑做这个事情。我正想说话,这时,多年前先生写在老南瓜上的那句话浮现在了我眼前——瓜说瓜娃子说我瓜。
  再见先生,已是2014年,发觉他基本没什么变化,家居也没什么变化,我夸奖他身体还是倍儿棒,他说不行啊,眼睛痛,而且背也驼了。他扭身让我看他的背部,是微微有些驼了,毕竟是83岁的老人了。我们坐下来聊天,当然还是谈了副刊的事情,他说不好办,现在社会与当年已经完全是两回事了,建议我们请人画四格漫画,估计也会受欢迎。还有是不是可以连载一些文艺作品?
  那一次,在沙河老师书房里,看到了一个句子,“高怀见物理,和气得天真”,立刻入脑入心,喜欢得很。这个句子,说的不就是沙河老师的状态吗?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这不也是大家努力追求的状态吗?后来我把微信签名也用成了这个句子。今天,沙河老师仙逝了,这个句子又浮现在眼前,沙河老师,愿您一路走好,天堂里有了诗经、古文字和“那只蟋蟀”,想来,天堂将不再寂寞。

来源:华西都市报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萧易:字缘·乡愁
  下一篇: 田闻一:哥德堡旅游有感
 
相关阅读:
侯志明:成都的雨 (阅读0次) [2020/9/23]
梁志:财神居住的地方脱贫了 (阅读14次) [2020/9/25]
六六:如何过好这一生 (阅读15次) [2020/9/25]
冯晖:70年前望江楼公园前 这艘客船要驶向何方 (阅读33次) [2020/9/23]
冯晖 | 文庙街:一个城市与三座文庙 (阅读133次) [2020/9/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蜀ICP备17005261号-1
电话:028-86021768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