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散文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赏析 >> 散文
 
张新泉:对流沙河毕恭毕敬喊声“先生”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19/11/25   浏览次数:342   信息录入:成都作家网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我们一家人和流沙河都是忘年交。”11月23日晚,张新泉讲述了他和流沙河的数次难忘的生命交集。1995年,张新泉从四川文艺出版社调到《星星》诗刊做编辑,那时流沙河已经从那里退休了。张新泉说:“其实我还在出版社的时候,我们就互有来往,当时他选编了《余光中一百首》诗集,这本书就是我在负责。”
  流沙河是第一位把台湾诗人推荐给大陆读者的作家,而且两人的钢笔字写得都很像,这给张新泉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在那本余光中的诗集里,流沙河对每首诗都写了一两百字的读后感,文笔特别优美,一百首诗后面有一百篇美文。”
  接下来,张新泉和流沙河继续成为“完美拍档”,他们合作了《中国新诗选》和《台岛乡愁诗选》,两本书都是张新泉选编,流沙河为前者做序,为后者审校。“从年龄上说,他是我兄长;从学识上讲,他是我老师。”张新泉说。
  于此,张新泉分享了一个历经近25年都记忆犹新的小故事:“当时我刚来《星星》诗刊当副主编没多久,有一天中午正在办公室审稿,门没有关,我突然看到流沙河来对面的财务室领退休金,于是我就过去和他打招呼。当时他拿到了一沓钱后,很认真地把50元、20元、10元还有块票分开,然后叠在一起放进中山装左边有扣子的口袋里,装进去还认真地拍了拍。”
  张新泉回忆,当时整个过程流沙河一言不吭,他很好奇地问对方:您领了多少工资啊?流沙河把嘴巴凑近他的耳朵,带着他标志性的拖腔说:“张铁匠唉,够喽!”这个回答让张新泉百感交集,“我在成为职业诗人之前,就是个铁匠,打了六年铁,流沙河不光知道我的过往,而且他说的’够了’这两个字就值得深思,它仿佛包含了很多信息。”
  流沙河对张新泉直呼“铁匠”,后者更把前者的木匠生涯赋诗一首,这首名为《城厢镇,流沙河锯木处》的诗歌现在读来也会让人百味杂陈。“流沙河出场时步履虚幻,比杨白劳瘦,比螳螂丰满。袖手低眉逆风行,满天飞锯齿,锯齿飞满天……”这位伟大诗人在逆境时的倔强和坚强跃然纸上。
  不单这一首,张新泉还写过一首诗叫《流沙河进行曲》,记录了当年流沙河从红星路搬家到大慈寺的过程。“当时我亲眼看到流沙河背着装满书的大口袋,一步一步地从旧家搬到新家,他对书是百般爱惜,不放心搬家公司,干脆就自己搬!”
  自己和流沙河的故事聊得差不多了,张新泉又提到了自己女婿吴鸿和流沙河的感人故事。“之前我和流沙河先生在出版方面的合作,在女婿这里又得到了传承。吴鸿给流沙河出版了《白鱼解字》《晚窗偷得读书灯》等书,他们两人也是忘年交,经常在一起聊天聊书。”2017年,吴鸿突发心梗在克罗地亚去世,流沙河在悲痛之余写下“倦鸟知还”,这四个字最后刻在了吴鸿的墓碑上。
  在张新泉看来,流沙河不仅是学富五车的作家、诗人,更是有社会担当的布道者。“他在晚年身体不济的情况下,仍坚持每个月在图书馆给市民做讲座,六年时间坚持不懈地传播中国传统文化,这极为难得,每一个听过他讲座的人都记得他的风采和神韵,我们都应该在他面前毕恭毕敬地喊声‘先生’。” 

来源:华西都市报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吕进:沙河去矣 留下风流在人间
  下一篇: 彭雄:与沙河先生茶聚
 
相关阅读:
侯志明:成都的雨 (阅读0次) [2020/9/23]
梁志:财神居住的地方脱贫了 (阅读14次) [2020/9/25]
六六:如何过好这一生 (阅读15次) [2020/9/25]
冯晖:70年前望江楼公园前 这艘客船要驶向何方 (阅读33次) [2020/9/23]
冯晖 | 文庙街:一个城市与三座文庙 (阅读133次) [2020/9/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蜀ICP备17005261号-1
电话:028-86021768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