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诗歌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赏析 >> 诗歌
 
其然:成都的桥(组诗)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18/11/16   浏览次数:576   信息录入:成都作家网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九眼桥》

这不是桥的问题,也不是有几眼的问题

它是一把弓,只是太重,只是太古旧

白塔的箭矢,需要一双手的握力

需要整整九个指头,弓放在河里

弦,让河水去拉,让一河的帆影和月光去拉

 

有人说,第二支箭是望江楼,但望江楼的方向不对

倚在江边,红影被锦江水带走得太多

许多故事都沉寂在河床之下,但这不重要

这里距离历史最近,三米,五米,或者八米

就可以重回很多朝代,与古人聊一聊现代诗

 

聊诗,酒是必不可少的,我唯一耽心的是字体的变化

九眼桥的简化字古人肯定不懂,考古过来的碑文

又不适合现代人的白话,句子越拉越长

象改建后的桥面,汽车在桥的两头打旋

唯一可以交流的,我想,除了酒,应该是地道的成都话

 

 

《安顺桥》

 

安顺桥是一座石板桥

八几年的一场大水,把看热闹的

和岸边的烟摊,全部收走了

在成都,被大水打了的桥不是很多

安顺桥只是一个特例

 

很多年前,听说一、二号桥被水打过

那些用爪钉绑着木头的跃进桥

是被老山里的原木喝醉了酒

一个孟浪,不小心掀翻的

后来便有人把它做成了水泥桥

 

安顺桥历史是装进了线装书的

远不说马可·波罗曾到此一游

就是巴金当年从《家》的空白处

外逃,也是在这赶船走的

几百年的古韵,让大水刷洗出最初的肋骨

 

轻轻的挪一挪脚,原址

便开始飞槛翘角,船头却没有能挑起的马灯

酒吧里的喧嚣,吼成了另一种风景

歪歪倒倒的合江亭,牵着

一个年轻的廊桥,很是招摇


桥修好后,我一次也没有上去过

 

 

《万里桥》

 

1)

从名字,就可以触及到它的心跳

万里之始,始于脚下

长满秋风的砚池,在古城墙下

驻脚,成一个旁观者

 

这里原是一条通衢大道

淤泥                                

已经在桥下堆积了厚厚的故事

从诸葛亮遣费韦出使东吴开始

古迹,就一个一个地积攒

 

2)

端坐内江之上的长星

应合在北斗之端

历史和哲学的风帆都歇脚桥边

斑驳是记忆的苔藓,一次次

走进了码头的闲谈

 

3)

喊累的酒旗歇息在诗词里

左边是迎风沉思的女校书

右边是闲居在秋雨里的旧茅屋

匆忙的酒碗里,岑参

摇摇晃晃,不知将夜色安放在何处

 

鱼儿含满了水泡,打探着

这昼夜不眠的喧嚣市井

扬一益二的桨叶,不停地划动

故事摇乱的水波,至今仍站在
那一行行话别送行的脚印的
岸边

 

4)

风挂在散落的树枝

让自己误入历史的语境

枯草串成的辉煌片段

把时光度回到旧时模样

 

繁荣被繁荣掩盖

湿漉漉的桥礅,早已不再打躬问侯

断断续续的想象中,夹杂着18军进藏的马蹄

 

匆匆人流,慢成一个背影

新也好,旧也罢。

只有手中的落叶不愿落下 

岷江,把它舒展成船的影子

 

注:万里桥:李冰修都江堰,把内江两大支流郫江、检江导于成都之下,二江之上,修建七座桥,一日长星,二日员星,三日玑星,四日夷星,五日尾星,六日冲星,七日曲星,上应北斗七星,统称七星桥。万里桥即长星桥,又叫笃泉桥(俗称南门大桥)因诸葛亮遣费韦出使东吴,饯之于此日:“万里之行从此始”而得名。古时是成都通嘉州(今乐山市)经叙府  (宜宾),下重庆,入长江,通往江南的水路码头。从唐人“成都与维扬(州),相去万里地,沦江东流疾,帆去如鸟翅。”(岑参)“万里桥边多酒家,不知客向何处宿”的诗句中,不难  想见桥上桥下的繁茂景象。“万里桥边女校书”,女诗人薛涛曾在此居住过。现存的桥,是清康熙五十年(1771)重修的。

 


《送仙桥》

      

送仙桥原来不是卖文物的

但靠在青羊肆肩头上的古董

都说自己是资格的

做旧的月亮还没有这条几百米的小街长

 

发财只是近几年的事

早年的庙会好多都与神仙有关

何仙姑、张国老、吕洞宾

还有老子变青羊的传说

一直安放在人们的臆想中

 

每年的花会,是一根扯不断的藤蔓

一直牵着四州五县的背篓、担挑

那些捏面人的、卖糖画的、放风筝的

总是带着菜花的金黄和麦田的幽香

盛开在三月,这个有风的日子

 

街口,被摸底河石头拱起的记忆

早就不见了。而杜甫门口散步的足窝

却大面积都长出了诗抄

最近听说,很多显贵也开始喜欢

让秋风嚼碎的茅草

 

送仙桥距青羊宫不到三百米。史书称:位于成都西门的青羊宫,是古代成都一处有名物资交易市场,最早称为青羊肆。东汉杨雄著《蜀王本纪》载,老子为 关令尹著《道德经》后称:“子行道千日后,于成都青羊宫寻吾。”关令尹到此见一童子系一对青羊,以为是老子化身,唐代建庙观,成为成都历代最热闹的地方。 于是,就有了三月三各路神仙来到这“二十里路香不断”的青羊宫、浣花溪与民同乐共赶庙会的传说——有人在迎仙桥看见何仙姑笑口微露,撒下五彩斑斓的鲜花; 有人在遇仙桥碰见骑驴的张国老与吕洞宾在观赏蜀人的蜀绣竹编;大户人家在“赛宝会”上把稀奇珍贵的金戒指、玉镯、珍珠玛瑙,古董字画扎成元宝,夸富斗奇, 小孩子就在猜想:那些捏面人的、卖糖画的、放风筝的手艺人,会不会是下凡的神仙呢......时辰到了,神仙们离去时,站在恒古不变的送仙桥头,向桥下的 河中,抛撒着人间的万千珍宝。千百年来,人们就在送仙桥的“摸底”河畔,寻觅触摸历史留下的厚重积淀,成为清丽迷人的川西坝子上一处最具地方民俗的景观。

 

 

《万福桥》

 

唐朝扛来的“万福来朝”的牌匾

悄悄地退回到一个寡妇的围裙后面

美味的风似乎比桥的本身

来得更直接一些

当年油篓担子里轻薄的笑话

顺着河水,羞红了大半个中国

 

成都的小吃,其实大多是挑担行走

只有陈麻婆豆腐的吆喝声

在这座风雨廊桥上出尽了风头

摇摇晃晃的一百多年,背靠府河

连绵不断的河水,任由四方俚语越涨越高

 

担担子的男人们学会用扁担和鸡公车

把刻着川字的麻辣风情,笑眯眯地抬起

过州过府或飘洋出海

麻、辣、烫、嫩、酥、香、鲜的帘影

抖开市井食趣的风情画,万福桥

正襟危坐的牌匾,盖在麻脸寡妇和岸边的风声里

 

其实,万福桥本身是很厚重的

那些原汁原味的老版本

是从几个朝代的零散记忆开始捡拾的

岷江水架高的成都城防

在北门的城墙下,整整地安静了几百年

 

两岸修竹,在几道拐弯后

便有了田野阡陌,雄鸡高亢,家犬欢叫。

打沙船是夕照里的一道古意

那些丝织的风景和素描

在秋风里,很久不愿离开

 

 

《九眼桥的桥》

      

九眼桥上的那支箭杆早就走失了

但是射天的想象还在

回澜塔的名号,只是换了个角度

拴在望江楼的崇丽阁

 

桥依然是弯弓,楼却成另一支箭

后来,弯弓也累了

平躺着象一根刮光的蔑片儿

空留一堆没有意义的门钉

 

崇丽阁,孤零零地

钻过,脱去古装的戏文

不再说起两岸的旧事

老井,把蜷缩在枇杷巷口的

等待,误写成

从东吴返航捎带回来的乡音

 

注:1。在九眼桥南不远处曾经有过一座与桥同期建造的回澜塔(俗名白塔)与之相映成趣,构成“桥是弯弓塔是箭”的奇特景观。回澜塔共七层,顶端有一个锡合金的“宝顶”。每当阳光沐浴塔身之时,远远望去,九眼桥与回澜塔宛如一张巨弓卜搭着一支带银箭镞的箭,煞是壮观。只可惜1945年塔侧民房引发了一场成都罕见的大火,将砖木结构的回澜塔烧得只剩下一个塔基,耸立在锦江畔达 352年之久的这支“箭”,从此灰飞烟灭了,人们便用望江楼的崇丽阁来补替回澜塔。换一个角度看,“桥是弯弓‘阁’是箭”仍不减昔日风采。

   2。蔑片儿,是四川编织竹制品时将竹子剖开后,切制的条状的备件。

   3。枇杷巷,即望江楼公园里薛涛井旁边的枇杷巷

 

 

《落虹桥》

 

落虹桥没有桥,宽敞的马路

只是一个地名

好多次从这里走过,我都在揣摩它的历史

那时东较场的城墙还在

只是华阳府的衙门不存在了

 

落虹桥的虹是从魂字讹传而来的

弯曲的桥拱上,放着一碗明晃晃的水酒
把府河的面容吹得歪歪扭扭,让记忆

开始在这里长时间的停顿

风起了,有一串冥币的灰烬在风中飞舞
风起了,有一张彩色的糖纸在风中飞舞
风起了,有一片喘息的广告在风中飞舞
风起了,有一群金黄色的银杏叶在风中飞舞

时光,在夕照里变长

 

不远处的二医院原来是座教会医院

教堂不时有钟声走出,消弥

倒塌在桥墩石缝里生出的荒草

以及那粒迟迟不愿归家的夕阳

 

 

《二仙桥》

 

二仙桥原本也没有桥
二仙桥基本就是东郊的尾音

对于城里的人来说除了排地名的数字游戏外①

来的人并不多,一本被钢轨包裹的字典里

装满了属于成都和不属于成都的全部需要

 

通往十里店的公交车

在这里让生锈的枪声敲断

一千多米的距离十多年的时间

代表着城市的梧桐树,被摘走后

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放敞的碎石公路挽不住失魂的路灯

很多城市的章节,都在没有桥的路口上丢失

往前,或许就是一片可以虚化的余音

熟悉的站牌,被人大代表重新说和②

熟悉的公交线路,却羞答答地不愿回头

一条混血的公交线路勇敢地嫁了过来

至今已有几十年了

 

①注:即成都人喜欢将地名编成顺口溜,如“一心桥,二仙桥,三洞桥,驷马桥。。。”
②注:因文革期间武斗而停运的最后一段公交站点,在人大会被代表提出,未恢复,后被另一条合资线路覆盖。

 

 

《驷马桥》

 

驷马桥没有桥,只是一个名称

那个巍峨的名字,被成渝铁路

压了几十年,高高在上的铁轨

或许,没有读过《子虚赋》

也或许,没有听过文君当垆的故事

 

北上的公路,一直半蹲在它的

胯下,流汤滴水的缝隙中

常常滋生不少的罪恶,昏暗的灯光

照不亮远处的田野,近处

只有短暂的狗吠

 

一条通衢的大道,车流不息

商贾们匆匆忙忙,招摇的车辕上

既没有驷马,也不算高车

古道摇摇摆摆,很难聚集人气

只是最近听说,铁道的处沿

官家,准备虚拟一座供游人散步的古桥

 

 

《成都的河与桥》

 

成都早些年的那些河都已经不是河了

风清日丽的日子

涸结成一块块青石的记忆

涸结成城市高楼的奠基石

 

这些都不是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

是考古队从高楼的地基里慢慢敲出来的

古时的河流将成都紧紧地捆住

街道的名字都架上了桥

 

随手翻开一页《华阳国志》

到处都有被渍湿的痕迹

那些翻来覆去的水珠,让蜀国的

每一个太阳都是湿漉漉

 

很多的老街小巷已经让水泡化了

黑黢黢的墙砖写不出原来的名字

门楣的来头越来越小,象写诗的人一样

统统使用着隐喻

 

很多年前,金河写成了防空洞

现在的大大小小河流都写成了印刷体

即使没有被誊写的活水
也绘上花边

烦燥的梦呀,总是装不进童年的笑声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桑眉的诗(十首)
  下一篇: 冉杰:我摸不见背后的那一束光
 
相关阅读:
山鸿:杂草赋(组诗) (阅读181次) [2019/11/2]
韩俊:《致儿子》(外一首) (阅读330次) [2019/8/28]
桑眉的诗 (阅读321次) [2019/8/9]
黎正光:琴箫之泪 (阅读429次) [2019/5/31]
吕历短诗三首 (阅读476次) [2019/5/5]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电话:028-86637395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