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散文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赏析 >> 散文
 
朱文建:成都的冬天
双击自动滚屏   添加时间:2020/11/29   浏览次数:280   信息录入:admin   【字体: 】    收藏  复制   打印

  早晨起床要有很大的勇气,咬紧牙巴心一横,深吸一口气。

  以前打霜是成都冬天早晨的必修课,称之为“白头霜”。为什么叫白头霜?大概也就是霜打在地上一层白,如老人的白头发一样。现在我都还记得,上世纪70年代初,几乎每天早晨广播里的天气预报都是那句不变的话——平坝河谷地区有霜和雾。

  早晨缩在被窝里不想起床,一听到这句耳熟能详的天气预报,心里就打抖。那时的白头霜大,每天早晨大地上都是白茫茫一片,如下了一场雪,但那并不是雪,是霜。莲花白叶子里起了冰,水沟水塘里也结起厚厚的冰;隙牙漏风的屋里,连泡菜坛沿都结起了冰,晚上放碗水在桌上都会结成冰……

  早晨背起书包去上学,钻出竹林盘,一条路都是白森森的,跟洒满了石灰粉一样,周边的房顶草堆上也是一层白。路上的人一个个冷得缩成一团,脚踩在霜地上哧咕哧咕响,跟走在雪地上一样。看着一地的霜就吓人,前脚抬起来,后脚就不肯放下去。

  物质匮乏的年代,根本就没什么穿的,夏天都还好对付,光膀子光脚板都可以。冬天就难了,身上单薄,特别是脚上没穿的。我羡慕那种俗称“抱鸡婆”的鞋子(一种浅口棉鞋,成小八字形,又叫鸡婆鞋、抱鸡母棉鞋),那是有条件的人家自己给娃娃做的棉鞋,虽然看上去臃肿难看,但穿上却暖和得多。

  那时冬天我穿的是一双硬塑料底的灯芯绒布鞋——光脚板对光塑料板——脚就像放在一块冰冷的铁板上一样。早晨起床要有很大的勇气,咬紧牙巴(四川话,指牙齿)心一横,深吸一口气,才将脚套进鞋里。这样的鞋子根本谈不上保暖,走在路上,霜的寒气能透过鞋底流遍全身,脚指头都冷得爪起。上学的路是田间小路,弯弯拐拐,水沟上随便搭个便桥,桥又窄又斜,上面铺满了霜,塑料底鞋子踩上去容易打滑,真可谓是如履薄冰,一不留神就滑进沟里去,浑身透湿。

  我一双脚板经常都冷得受不了,只有咬紧牙巴坚持。在课堂上,老师说,可以跺脚,用这样的活动来增加热度,于是,满教室里都是噼噼啪啪的跺脚声。人说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那时候却恰恰相反,是穿鞋的不怕打光脚的。班上有个同学冬天也打光脚,没鞋穿,脚上冻起一条条口子,双脚黑不溜秋的跟烧火棍一样。有一次他和一个穿鞋子的同学打架,这个人就专指着他的光脚板踩,一踩就痛得钻心,裂口上的血就出来了。

  霜满上学路,那个浸入骨髓的冷至今令我难忘。


来源:成都商报

 
 
收藏本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万艳:最是佳节有诗意
  下一篇: 杨吉成:成都五行记
 
相关阅读:
谭楷:“抱熊猫的幸福胜过获奥斯卡奖” (阅读44次) [2021/1/13]
冯国平:读书琐谈  (阅读48次) [2021/1/13]
陶武先:都江古堰赋  (阅读43次) [2021/1/13]
何为:冬至怀想  (阅读126次) [2021/1/8]
二莽子:岁月回眸 ——大学同班影册代序  (阅读88次) [2021/1/6]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2018 WWW.CDZJW.VIP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作家协会  蜀ICP备17005261号-1
电话:028-86021768 通联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Internet Explorer 6.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